帶領互助團這回事,是從May子離職后開始。徒步走山的路程畢竟不如豪華旅行團,由於需要不斷走動的關係,所以隨身的物件和裝備都很精簡。在動輒一星期或更長的旅程,依靠肩上背負的裝備的生活,讓她好好省思簡樸的生活是否可行。

除此之外,長達五天的Phoon Hill登山行程,除去了每日六小時的登山路,剩下時間對很多人來説也是一種考驗。面對長長的空閑時刻,May子首選的消遣,就是在歇息客棧的公共空間與其他旅客互動。有時候,看似簡單的小游戲,在此時同時也肩負了一種文化交流的責任。比如説,同樣一副撲克牌,在不同的國家就衍生出各式各樣的玩法。

至於名爲May I Help You的互助團,則是提供給參與者一種集體到社區服務的機會。比如説,最近一次的戶主團,大夥就到了寧瑪山裏的一所和尚學校義務教學。當然除了提供義務教學服務之外,有意者還能提供其他的當地人急需的服務。

這所寧瑪的小和尚學校,設立于Kathmandu的郊外,每天上課時間只有區區三小時。像這樣的學校很多,而且都是長時間需要志願者前去教學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這短短一星期的行程,May子一團人除了教學,還在因緣際會之下架設了一個籃球架讓小孩們開心打籃球。

同時擁有潛水執照的May子感慨道,潛水的形成都不如一次的登山之路來得刻苦。畢竟潛水行程之後,接下來就是大吃特吃猶如慶功的饗宴。可是經過數日的徒步登山,得到的可能只是再也普通不過的簡餐。儘管現在因爲登山客人數增加了,但運輸的物理限制依然還在。在物質如此匱乏的登頂之路,大家喝上的每口水,下肚每塊麵包都得來不易。